疏解非首都功能,在2015年2月10日的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被提出。  在此期间,两大动作相继而出,北京东边设立通州为城市副中心,带动城市东部北三县发展,南边设立雄安新区,主要功能是承接北京疏解。  以上各大会议中明确提出的内容是未来京津冀三地共同的发展方向。对于河北来说,京津冀一体化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几座协同发展的前提一定是相辅相成,就一定要各城市水平持平,才能达到相互竞争、协同的健康发展模式,成功的例子可以参考环沪都市圈。  而河北目前城市的状态过于滞后,发展速度也是十分缓慢,这基本上是京津冀一体化的重点难点,带动河北进入快速发展道就是目前京津冀一体化需要攻克的首要难题,因此就诞生了雄安,雄安的发展关乎着河北省能否迅速赶上北京与天津的进度,可以说是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节点城市!  当然,雄安首要的功能是什么呢?用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说的再明显一点,雄安的发展几乎没有风险,北京成熟产业企业直接疏解至此,了经济的稳定增长,城市的建设规划更是向世界看齐,纵观中国城市发展历程,深圳经济特区、浦东新区的建设取得的成果均令人惊艳!  雄安的发展基本大局已定,形势摆在这里,而小编想聊的是在这大形势下环雄的机遇。首先小编先问一个问题,雄安发展终目的是什么?雄安的发展一方面作为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的一翼,另一方面也肩负着带动河北省经济发展的使命!让雄安先发展起来,成为河北的重要增长极,继而带动周边城市撑起整个河北!而这个周边城市即环雄,环雄的机遇也就来源于此。  我们可以挑两个有代表性的城市,燕郊和白沟。  燕郊距离北京30公里,距离城市副中心通州更是仅仅只有一河之隔。  白沟距离雄安新区仅12公里,距离北京新机场也只有55公里。  他们俩的位置相似,都处于环大都市圈的内圈层,这种先天优势就注定了所有的外溢利好将率先流入此类城市。这也是这么多年燕郊成为环京发展为快速的地方,也成为全国人口多、房价堪比二线城市的小镇的原因。  但是相似的的优势,却有着不同的发展轨迹。  产业  房产一家独大vs中国箱包之都  我们知道燕郊的产业状况,基本上被一家独大房地产行业独占了整个产业发展道路,没有形成健康的特色产业发展体系,这也是目前燕郊面临转型的一大难点,目前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也正是希望以此能够抑制房产过快的增速,从而增加、增快其他产业的引进与发展,形成平衡局面,终达到全面发展,成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地区!  有了燕郊的典型案例,相信河北的其他地方均会规避这一现象的发生。而白沟早在雄安新区成立之前,就已经被誉为“中国箱包之都”,箱包产业辐射周边10个县市、50多个乡镇、500多个自然村。从作坊起家,到中国华北地区大的箱包交易中心,白沟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独特模式,实现了先市场经济、后商场经济、再工厂经济的三跨越,铺就了颇具中国特色的专业市场崛起之路!在此之后雄安新区的设立对白沟来说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前期白沟作为过渡期承接北京产业转移,这不仅将增大白沟的市场,更会帮助白沟产业从中国走向,过结合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契机加速产品升级,重点整合市场资源,实现商贸资源的优化配置,加快现代新商贸区建设,引导企业突破传统产业模式,以高端服务业为基础,集合四大产业集群,高起点培育大型商品交易市场,全面提升现有商品市场档次,成为雄安新区国际商贸产业功能区,努力打造能够对标美国麦哈顿的中国白沟国际贸易港!  在产业方面,白沟相比燕郊发展的时间更早,规划更加完善,已经形成具有自身特色的产业模式。  NO.2交通  跨区域vs同区域  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燕郊是在交通方面先对接北京的。在北京城市副中心与北三县统一发展推进过程中,通州政府也明确表示,发展在即交通先行,要抓紧推进落实两地交通一体化,但这也是是燕郊一直以来所存在的问题,在跨区域交通的协同问题上,产生了大量的矛盾与障碍,导致各项发展落实速度缓慢。徐尹路潮白河大桥推迟将近一年尚未开通,地铁平谷线也已经全面停工,进行线路优化。  经历了多年野蛮生长的燕郊,对两地以及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影响,已经充分得到了北京与河北双方的重视。所以一切有关这里的规划发展都将谨慎且缓慢,规划也在不断修改精进,在速度方面,必然无法与在前期就布局规划完善的京南相比。  在雄安新区设立之初,就开通了北京至白洋淀站的高铁列车,同时,很快就规划开工建设了京雄城际高速铁路,石雄城际铁路也在积极规划加紧落地...而在白沟与雄安之间也没有任何跨区域协同发展的矛盾与障碍,包括交通联系在内的各项协同发展都要更加顺畅,甚至雄安新区的高铁版图中有一站直接以白沟命名!  并且依据雄安新区的规划,白沟新城是雄安的门户节点城市,向东连接京南交通枢纽,向南连接雄安新区!而且雄安新区两条具有重要意义的京雄高速与荣乌高速,交叉点正好聚焦在白沟新城!